想愛你就愛你 第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想愛你就愛你  作者:羽柔 書號:46440 更新時間:2020-2-5 
第十章
  莫莉在紐約度過了寒冬,又度過了一季的暖,九月襲人的熱開始延續著。她期待盡快度過高溫的季節,接下來就是在紐約的電臺時常被點唱的《紐約的秋季》,來揭開寒冷的序幕。

  紐約客,這些既可愛又可恨的人們,莫莉雖然不再覺得紐約是個冷血的城市,可是她卻漸漸染上了冷漠,時常獨來獨往地離群索居。

  莫莉和凱平又回到了從前一起工作的日子,不同的是,凱平身邊另外有了一個固定的女伴,就是曾經和他發生關系的女同事安妮。

  莫莉聽說他們的感情漸趨穩定,還想找間房子一起同居。她為了避嫌,也為了逃避安妮的敵意,漸漸地和凱平疏遠。雖然凱平很不莫莉疏遠的態度,但是女人的心是狹窄了點,面對安妮的抗議,他還是得放棄和莫莉相處的機會。

  一個周末的午后,莫莉一個人走在第五大道上,她在商店街上和行人擦肩而過,走到了一家昂貴的鞋店門口,她看著玻璃窗內展示的女鞋,卻找不到那一雙已被白洛可丟棄的粉紅色涼鞋。季節變換了、人事也變了,展示柜上擺的是最新流行的各式馬靴,再也不是粉系的鞋類。

  莫莉不愿自己又陷入思念的漩渦里,走過了洛克斐勒中心,走過林肯中心,不知又過了多久,猛回頭,又看到史都本玻璃大樓前的一座泉,許多觀光客,甚至于漢都圍坐在旁。她心驚地加快腳步想要離開。

  自從她回到紐約后,就再也不愿走近任何一座水池。美國人是個愛許愿的民族,只要是有水池的地方,總免不了會看到一堆銅板在水里閃著粼粼的波光。

  她戒了!莫莉戒掉了這個愛許愿的習慣了。

  倏然,她手提包里的手機響起。

  “喂!”

  “嗨,莫莉!我是凱平,有一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你現在沒有事情吧?”

  莫莉翻了翻白眼,這種對話已經是凱平慣用的伎倆了“什么事情你先說,不要又是要我跟誰盲目地約會,我可是不會答應的!

  “不是不是,你不要這樣嘛!”凱平的個性里有種女化的特質,口氣里竟帶著點撒嬌的語氣。

  “好啦——你說吧!”

  “莫莉,是這樣的,我和安妮說好要找間公寓,今天下午約了經紀人要看幾個地方,可是我臨時有事不開身,所以能不能請你和安妮一起去看呢?我不放心讓她一個人,拜托你啊——”

  莫莉猶豫了幾秒“這…好吧!算我欠你的!

  “謝謝了!莫莉。安妮現在就在中央公園南區一棟雙門雙戶的公寓大廈前等你,那里離王牌大樓不過三條街而已…”

  莫莉發出了不敢置信的聲音:“凱平!你們有沒有搞錯?在中央公園附近的公寓?不是我要掃你的興,你一個月的薪水還不夠付半間浴室的租金呢!”

  “我當然知道!是安妮的主意,你知道她對室內設計很有興趣,想借這個機會多看看,反正經紀人愿意帶她參觀,你們就去看看,見識見識也好,又沒有要租!

  “我想我不必見識了——”莫莉冷冷地回應著。

  “拜托啦!”

  莫莉一陣沉默,心里納悶著這整件事情。

  “好吧!我現在就去。不過下不為例了!

  “OK!謝謝了!”

  沒多久,莫莉來到了凱平說的地方,遠遠地就看到安妮修長的身影。

  安妮在公司的資歷比莫莉淺,年紀也相當輕,雖然父母也都是移民來美的華裔,但是她早已褪去了任何有關東方文化的特質,就像個典型的西方女孩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個性洋腔洋調的。她和凱平交往完全是即興的情,之后才慢慢產生情愫,這種順序莫莉頗不以為然,可是眼觀曼哈頓的男女誰不如此?莫莉或許是惟一碩果僅存的保守派了。

  “嗨!莫莉,你終于來了,我們的經紀人已經到了,走吧!我們進去吧!”

  莫莉心里不是很愉快,安妮連讓她寒暄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就拉著她的手臂直往大樓里走。

  安妮約好的經紀人已經在警衛的柜臺前埋頭抄寫訪客名單。

  “安妮,你們來了,請跟我來!”這個女經紀人年紀有四十出頭,身稱頭的服裝和飾品,一副辦事效率非常利落的姿態,匆匆打量了莫莉一眼,莫莉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們一行人坐上電梯,來到長長的走廊,兩端復古式的壁燈暈暈亮亮地照得地金黃。

  當經紀人用鑰匙打開門的那一剎那,安妮發出了一聲驚嘆。

  “嘩!我的天——光是這玄關的人口,就比我的客廳還要大了!”安妮絲毫不避諱地大聲比較,莫莉想要阻止,礙于經紀人的面前又不便啟齒。

  她找到機會拉近安妮,偷偷地在她的耳邊說:“安妮,不要一副大驚小敝的樣子,你這樣不就讓她知道我們租不起了?”

  “對哦!莫莉,我知道他們都是討厭的勢利鬼,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你看這地板都是名家設計的大理石板,亮得可以當鏡子了!卑材莸哪_不斷在地上磨磨蹭蹭的。

  莫莉不想讓人看輕了,冷冷地環顧四周。

  “你們不要太拘禮,盡量隨處看看,不要客氣。這公寓一共有四個房間、一個書房、健身室、超大的廚房,和兩個客廳、一個招待室,以及一應俱全的最先進設備。哦——對了!我有幾通電話要打,我暫時離開一下,對不起!”安妮的經紀人揣出手機就往房內走去,完全沒有防備安妮和莫莉,讓兩人隨意地參觀這間昂貴的公寓。

  “莫莉!你來看看,這一套暗灰色天鵝絨的沙發值多少錢?”

  “我不知道!蹦蚱沉艘谎,毫不在意地四處走動。

  “莫莉,你快來看!這個廚房真是壯觀,還有一個大酒柜呢!哇:都是六七○年代的紅酒!

  “安妮,你不覺得奇怪嗎,這屋里明明還有人住的樣子,這經紀人怎么可以隨便就讓陌生人進來參觀呢?”莫莉的心里從頭到尾就不停地納悶著。

  “唉喲!你怎么會想這么多?這經紀人是凱平朋友的朋友,她說這公寓的主人根本不常在這里住,所以才有心要把它出租。我在想,如果我們找五六個人來合租,大家共同負擔,然后——”

  莫莉緊接著說:“然后都不吃飯了,薪水全部繳房租!

  安妮瞪了莫莉一眼“你這個人就是這樣,什么都要計算得那么仔細,還時常說什么要腳踏實地,照你這種個性一輩子也享不到什么福!

  “我本來就沒有什么福氣好享,所以才會覺得實際一點是很重要的!蹦蚍瘩g著。

  “唉!我如果能住進這種地方,真的是死而無憾了。我聽說這屋主是個有名的律師,還是華爾街炙手可熱的單身漢,他擁有MBA和律師的學歷,他父親還曾經是美國第一個亞裔入主白宮的高層官員,他的母親是全美銷售量第一華文報業的董事長,其他的物業就更不用提了。莫莉,你說,成為這房子的女主人,是不是就像做夢一樣難以實現?”安妮仰著頭,深深地陷入自己的幻想中。

  一聽到“律師”這兩個字,莫莉立刻沒來由的心跳加速,隨即又想,自己太過敏感了,全紐約有成千上萬的律師,她不過認識一個而已。

  她笑說:“夢,本來就是上帝送給窮人的禮物。我本來什么都沒有,就是可以做各種不同的夢,許各種不同的愿。然后上帝也會偶爾開開玩笑,一不小心地,讓美夢實現。所以啊——不要氣餒!蹦驗轭j喪的安妮打氣。

  “不氣餒嗎?莫莉,你想想看,我如果決定和凱平在一起,你想我會有機會住這種地方嗎?凱平有多少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安妮的話充了酸意。

  “這又有什么關系?你們彼此相愛,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才不是這樣呢!讓我住這種地方,我也是可以和任何人培養出愛來的!卑材懷憧憬地想象著。

  “住這種地方有什么好的?”莫莉心里替凱平叫屈,故意為他說話。

  安妮覺得這段談話頗為無趣,斜睨了莫莉一眼“算了!不跟你說了,反正你也住不到!

  安妮興致地參觀每一間臥室,還不放過觀察每一個昂貴的家具和藝術品。莫莉不再跟隨在安妮身后,她緩緩地踱步,來到一間書房,里面有三面墻壁全都是排列整齊的藏書,莫莉開始羨慕起來,這屋里的主人不但有錢,還蠻有品味的。她走近書柜前,隨意翻了翻幾本德國作者的翻譯書,有法文書,當然還有許多有關東方文化和歷史的藏書。

  莫莉小心翼翼地把一本厚重的絲路之旅放回柜子上,突然間,她看到了一本體積只有手掌大的書,突兀地擺在裝的書海里。

  她好奇地了出來,不啞然失笑,這本書在這里實在是太不相稱了。這是紐約時報的一個專欄作家羅伯特-托德(RobertTrotter)寫的短篇文章,叫《如何來愛你》(HowDoILoveThee),莫莉翻了幾頁,他解析愛情的元素有三種,分為情、知心和承諾。他不斷地在強調這種分析愛情的方法非常符合現代人的邏輯,長久以來,人們受限于太多自訂的設限里,而忽略了人與人之間要如何按部就班地來培養感情,設身處地地多關懷對方,要先心,才能讓靈魂與體合一…

  哼!按部就班,全紐約的男男女女早就忘了這個名詞了。莫莉輕蔑地合上了書,這種理論的東西,什么人都寫得出來,然而真正體會且付諸實行的又有幾人?

  忽然,像觸了電一般,她又打開書,一頁一頁地快速翻動,剛剛在合上書之際,好像看到了幾個熟悉的字體——

  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Molly…

  為什么寫的一直都是她的名宇?莫莉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龍飛鳳舞的字體,她看過的,她很熟悉的——是白洛可,連他獨一無二的字體都顯得驕傲不羈。

  書從莫莉的手中滑落。

  她開始因為惶恐而戰栗,腦里不斷地回想安妮說過的話,她說住在這里的主人是個律師…是亞裔的家庭…有顯赫的家世。她慌亂地四處張望,看見書柜上有幾個獎章,還有幾張團體照片。莫莉湊上眼睛,屏氣凝神地看著——

  她瞬間跳了開來!照片里有他?!儀表堂堂、鶴立群地站在一群人身后,不仔細看根本不會察覺。這屋子的主人就是白洛可,她怎么會來這里的?她怎么會毫無所知、毫無所覺地一腳踏進了白洛可的巢,等著任人宰割——

  倏地,入口處有著重重的開門聲,皮鞋踏在玄關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有人走進來了!莫莉豎起耳朵聽,連全身發也防備似的豎立起來。

  “白洛可,你總算來了!”是經紀人上前獻媚的聲音。

  “她人呢?”

  莫莉逃到廚房的入口時,聽到了白洛可沉著有力的嗓音。

  “她在里面參觀,我會馬上帶安妮小姐離開的!

  “好!

  莫莉恍然大悟,經紀人離開,一定是要打電話給白洛可。原來這一切都是他一手設計安排的,凱平是他的共犯,安妮只是個障眼法。

  她東張西望、慌慌張張地尋找出口,像個被通緝的要犯,走漏了風聲,拼了命也要逃出重圍。

  “啊——找到了!”所有這種豪華公寓都有一個逃生用的后門,莫莉終于看到了。她使盡全身的力量,板開由里面扣上的鎖!芭椤钡囊宦,在白洛可還沒有找到她以前,她一溜煙地從逃生門跑走了。

  “莫莉!莫莉!莫莉!”

  她仿佛聽見白洛可在她身后呼喊著她,莫莉連頭也不敢回,只知道要遠遠地逃開他。她使勁地跑,連掉落了一只高跟鞋都來不及回頭檢,她逃出大廈,狼狽地伸手招來一輛計程車,快速地跳上車揚長而去。

  …**…

  “該死的凱平!他死定了,后天上班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莫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這三十平米不到的小鮑寓里的,她一道又一道地鎖上門,還跑到窗口俯瞰樓下街道上的動靜。

  她手里勾著一只鞋,還來不及放下,就趕緊拉下了窗簾。她回到房間,甩下了背包,將自己重重地拋在上,仰躺凝視著天花板,兩手還緊緊地按在口上,心跳急速,連呼吸都混亂了。

  “為什么?為什么?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莫莉感到無助。白洛可撒下了綿綿密密的細網,鋪天蓋地地從天而降,不管她多吃力地揮動著翅膀,還是躲不過、逃不了。

  逃避,一直都是她面對感情的方法,她不懂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面對。她一直都不知道要如何來處理感情,就算她真的愛上白洛可,她還是沒有勇氣承認,更害怕承擔后果,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離開。

  她好不容易回到平靜的生活,一切好像又步入了常軌,雖然有點寂寞,但是還能掌握,她很足這樣的生活了?墒恰叵肫鸷桶茁蹇稍谝黄鸬臅r光,雖然有許多愧疚和負擔,可是總是甜蜜的,像跌進了糖罐里,淹死了也心甘情愿。莫莉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霸道的寵愛,她受寵若驚,她害怕自己真的是無福消受,因為她對自己一點自信都沒有。所以白洛可的姐姐對她威脅恐嚇之后,剛好有理由讓她堂而皇之、遠遠地從他的身邊逃開。

  可是如果那些理由全都消失了呢?莫莉早已經沒有把握,自己是否還有再度逃開的勇氣?她陷入了情障,思緒發了狂似的在體內奔馳。

  “天啊——我累了,我好不容易才熬過來的,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了——”莫莉將臉深深埋在柔軟的枕頭里,不停地喃喃自語,嚶嚶哭泣起來。

  …**…

  星期,莫莉一整天都躲藏在自己的小窩里。是的!她是想念白洛可的,她恨不得能在他溫柔的海洋里泅泳,卻又擔心那深不見底的懷抱會讓自己窒息。想念真的是一種疾病,自從她離開他后,就病得不輕了。

  莫莉拿起了電話,只想找人傾吐,隨手就拔了在休士頓的莫蘭的手機。

  “哈-!是我——”

  “莫莉,我正想打電話給你,賽門的病情有很大的起了,我好高興!

  “真的!太好了,請替我吻一吻小賽門,如果有休假的話,我會去看他!

  一陣沉默,莫蘭似乎在斟酌著字句“莫莉,我們要回去了!

  莫莉臉色要時沉了下來,她大聲地問:“你們?你和大成,還有賽門?”

  “你以為還有誰?”

  “可是…那賽門的病呢?”莫莉根本不愿他們離開。

  “海島也有很好的醫療環境!況且大成的工作被調回海島了。莫莉…你為什么要離開他?再過幾天,你就二十六歲了,難道你不想往后的日子里,都有一個人和你一起分享這個日子,有個人珍惜你、感激你,為你付出也不計較代價。白洛可對你是真心的,他為你做這么多。漢強說白洛可這個人的個性是絕不輕言放棄的,可是…他這一次卻就這樣輕易地讓你逃開,實在一點都不像他的作風。我不知道原因,可是,我隱隱覺得一定和我有關系,莫莉,你不能再這樣了,多替自己想想,就算要自私點,也無所謂…”

  “那么你呢?你為什么選擇回到大成的身邊,你為什么不自私一點,選擇你真正所愛的人?”

  莫蘭在電話那一頭泣不成聲。

  “莫莉…我沒有你堅強,在感情上我沒有勇氣替自己選擇,是命運選擇了我。漢強他懂,他的處境也和我一樣,所以我們放開了彼此——”

  她們在電話的兩端,同時陷入了思緒的漩渦。

  莫莉錯了!她再也不喜歡孤獨。愛情在不知不覺中來訪,卻在它離開的時候她才恍然明白。所以人們說:“愛情是盲目的,要離得越遠才看得越清楚!蹦颥F在真的是明白了。

  她根本不必擔心愛情不會永遠,她只要學習如何讓愛繼續就好。

  如果她能相信愛情,就不會逃避。如果她能相信愛情,就應該知道他們可以克服任何困難。只是她了解得太晚,白洛可的愛情里擁有她所沒有的勇氣,她膽小得覺得自己根本不配擁有白洛可的愛情。她真是個感情的逃避者,也是個膽小表,她可以勇敢地獨立生活不求助于人,可是卻無法堅強獨立地面對自己的感情。

  莫莉一夜無眠,一早拖著沉重的身體起,思緒還在神游恍惚時就搭上了地鐵。

  走出出口,莫莉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總算讓她集中了一點精神在自己的腸胃上,走到街口,她買了一條熱狗,熱乎乎的,握在手中感覺一點溫暖。

  莫莉走到辦公室大樓,一腳踏出電梯口,嘴里還沒有嚼下最后一口熱狗,就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

  同事們全部回頭,用一種曖昧的眼神對她行了一個長長的注目禮,莫莉不理會,也不想理會,心里頭只有一件事情。她直接走到凱平的小辦公桌前,大聲呼喝,隨手就是重重地一掌打在凱平頭上,她剛剛吃,打得力道十足。

  “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打了幾十通電話就是找不到你,你今天要好好地解釋——”

  凱平眼神無辜,縮著身體,緊抿著嘴,用一種默劇的表演形式,攤開兩手在空中揮了又揮,最后指著窗戶的方向。

  “什么?這是什么意思?”莫莉一頭霧水。

  凱平嘆了一口氣,只好拉著她走到窗口前。

  他們工作的辦公室在三十一樓,對面有座五十六層的大樓天天都擋住了晨曦出,什么景都看不到,有的只是灰蒙蒙的石灰叢林,莫莉從來不會去注意的。

  可是今天的景特別不同,有一條白底紅字的長形廣告布條,從對面大樓的頂樓直直垂下,起碼遮蓋了有二十層樓的窗戶口。

  追緝愛情的逃犯——莫莉

  你違背自己的真心,

  你積欠巨額的感情,

  請你償還別想逃亡,

  請你遵守約定別再離去,

  和我在一起。

  白洛可

  “莫莉,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明天就要上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了!眲P平在莫莉身后平緩地說。

  莫莉困難地咽了一口口水,怔怔地回頭,茫然不解地看著凱平。

  “說不定芭芭拉-華特會來訪問你。女雜志也會想知道你是如何打動黃金單身漢的心…”凱平喃喃自語,莫莉的腦海里全被白洛可給占,凱平的話像引擎般單調,她充耳不聞。

  “他…他為什么會這么做?”

  “不要問我,你應該去問你的債權人!

  “什么債權人?你有沒有搞錯,我…我沒有欠他什么——”莫莉本來理直氣壯的語調慢慢變得無力,凱平說的也沒有錯,而且她欠他的不只有感情而已。

  “莫莉,我們回紐約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傳了一份e-mail給白洛可,告訴了他發生的事情,可是我沒有告訴他,我們演的那一場謝幕的好戲是你自編自導的。他那種不可一世的人,真的需要一點教訓——”

  “你、你怎么可以?”

  “我想…我是不忍心看你痛苦,看你一個人承擔所有的事,你等著吧!好戲還在后面——”凱平按著她的肩頭。

  “還會有什么好戲?”

  像是在回答莫莉的問題似的,電梯門打開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弟捧著一大束的玫瑰出現,少說也有三百朵以上,他帶領著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士走到莫莉的眼前。

  “凱平…他們…他們要做什么?”莫莉全身的血都凍結了,牙齒還不停地打顫,她無助地扯著凱平的袖子,求救地問他。

  那個穿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從玫瑰叢中出了一朵送到莫莉的眼前。

  莫莉張著嘴,掩不住驚訝的表情,伸手接過了玫瑰,感覺帶點苦澀的甜美,整顆心都要飄浮起來了。

  這個男子上下打量著莫莉,不是很滿意,但也還勉強的神色,毫無預警地,他倏地扯開了嗓門。

  莫莉不倒退幾步。

  原來他是個男高音,嘴里唱出來的正是莎士比亞的名劇《馴悍記》。

  莫莉漲紅著臉,這一場既荒謬又浪漫的舞臺劇里,她竟然是個演技如此差勁的女主角。她別過頭,悄悄地用中文對凱平說:“救救我,凱平,求求你把我打昏,或者把我藏起來,或者殺了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讓我在這里出糗——”

  凱平憋著笑意,正經八百地對莫莉說:“這是你要對你的行為所付出的代價!誰叫你前天要逃走?我看啊——他一定是氣瘋了。這一次白洛可是有備而來的,別說我沒有警告你,給過你機會!

  安妮來到了凱平身邊,像保護領地似的對莫莉說:“莫莉,你別裝作不喜歡了,前天凱平雖然設計你,還不是害我也傻傻的被騙了,原來我不過是個煙霧彈。莫莉,你知道嗎?有多少女人愿意被人如此青睞,為什么你就這么不知足?”她手叉著,還一臉憤憤不平。

  莫莉心里知道,她不是不知足,而是受寵若驚得不敢接受、害怕接受,長久以來,她一直以為幸福只是個海市蜃樓般的夢想而已。

  凱平對著莫莉語重心長地說:“莫莉,不要再逃了!

  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之久,莫莉根本無心聆聽這男高音優美高亢的嗓音,只能呆站著,全辦公室的女人都用羨的眼光圍在莫莉身邊。

  “想不到我們的小修女莫莉,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可不是!我以為凱平移情別戀了,她還在哀悼當中!

  “我想莫莉要感謝安妮,把那個不起眼的男人帶走!

  “我真羨慕莫莉,不管對方是誰,我都全面投降了——”

  “好了!不要說了!”莫莉看著所有看熱鬧、說八卦的人,終于忍不住爆發了“先生,你唱得很好聽,可是我們要上班,我不想打擾大家的上班時間,所以請你離開吧!還有你,小弟弟,花放下來,你也可以走了!”莫莉最后看著送花小弟說,想不到連他也想看熱鬧,舍不得離開。

  所有的女職員都發出惋惜的嘆息聲。

  電梯門又開了,莫莉膽戰心驚地不知道白洛可又有什么花樣。

  一個穿著制服的男人走到莫莉身前,拿下了帽子,禮貌式地點了點頭。

  “莫莉小姐,我是來接你走的!

  莫莉不確定地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回答:“走?走去哪里?我要上班,我不能走的!

  “莫莉小姐,我的老板有代,你要是不走,你公司的同事們會幫我把你送進車內!

  “幫你…把我送進車內?我的同事為什么會幫你?我不想走就是不想走,誰都無法阻止我!蹦蚣傺b強勢的大聲說話,其實心里怕得要命,恨不得能夠遠遠地逃開。

  “莫莉,他說的沒錯,他們會送你上車的,不論用什么方法!死活不論!眲P平點了點頭,一副背叛者的嘴臉。

  “我不相信!你們又沒有收到白洛可什么好處,為什么要幫他?”

  一個中年男人排開女職員,緩緩地走了出來,他就是莫莉的頂頭上司。

  “莫莉,你最好和他離開,我會放你幾天假的。你要是看到白洛可先生,請你替我謝謝他,他說愿意替我們掛名做法律咨詢顧問,能認識他,真是本公司的榮幸!崩习孱^一次如此謙卑地說話,令莫莉顯得有點受寵若驚。

  “我還收到了兩張今年超級杯足球賽的門票!币粋人高馬大的男同事舉起手發言,還晃了晃手里兩張寶貴的門票。

  “真的!我收到的是麥可喬登復出賽的門票兩張,我以為早就賣完了!庇忠粋男同事喜滋滋地上前說。

  “我有百老匯《歌劇魅影》的門票,還是在二樓私人包廂!边@個男同事醉心于歌劇。

  “我有中國戲院的首映門票,可以和大明星一起走進紅地毯哦!”這人是個電影癡。

  四個大男人全圍在莫莉身邊,摩拳擦掌地等著隨機應變。

  “莫莉,你是要自己走,還是讓我們抬你上車?”人高馬大的男同事躍躍試地首先發難了。

  莫莉退到了墻壁邊“你們…你們…我是你們的同事莫莉耶!我平常幫你們這么多忙,我和那些天殺的門票,哪一個重要?”莫莉義正辭嚴地大聲厲問。

  “門票!彼膫男人全都異口同聲地回答。

  莫莉嚴厲地看著凱平,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收了白洛可的好處。

  “莫莉,我只想看見你得到幸福,我看你還是自首吧!”

  尾聲

  當莫莉以迥然不同的心情再次走進這座公寓大廈時,腳步顯得有點混亂,連鞋跟觸擊在大理石地板上時,聲音也像雜亂的節拍,有著躊躇不定的感覺。

  就像凱平說的,她是來自首的。她終于鼓起勇氣一個人來,不必任何人幫忙,非常配合地坐上白洛可的車。

  車子緩緩地駛近目的地,她走到白洛可的公寓前,大門就像一個能感應的入口,自動地緩緩敞開。

  莫莉的心臟幾乎要從腔里撞了出來。

  她全身的血好像都要凝固了,等待那一扇門打開,就像在面對一個不可知的未來,面對她一生當中最重要的轉折。

  勇氣!勇氣!她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讓自己不再退縮,她需要一雙勇氣的翅膀,才能讓自己鼓動飛翔。勇氣,就是擁有希望的武器。

  門——緩緩地開了。

  白洛可佇立在她的眼前。

  她用手開額前的發絲,對著面無表情的白洛可硬擠出一個不自然的笑臉。

  在他灼灼的目光視下,莫莉的腳好像生了似的無法移動半步。

  看著他那雙深邃的眼,莫莉忽然明白自己為什么會這么愛他了,是他喚起了她女**的渴望,一種動物的、一種靈上的,從來沒有人有如此能耐挑起過,只有白洛可,就像她生命里的阿波羅,他駕馭著裝著太陽的馬車,散發著不熄的光芒,跨越天際,來到了她的面前,他懾人的俊美讓她幾乎要睜不開眼睛。

  “你還要站多久才要進來?如果你有勇氣,就跨進來。如果沒有,我也不會再強你——”

  白洛可修長的身影立定不動,只將門敞得更開。

  莫莉終于鼓足了勇氣和他擦身而過,白洛可閉上眼,聞到了那一股令他癡的茉莉花香。莫莉走進去,才跨到門后的玄關,就聽見身后的白洛可將門鎖上好幾道復雜鎖銷。

  她有點驚訝地回頭。

  “是你自己走進來的,這門的鎖只有我打得開,對了!后門我也鎖上了,上一次真是失策,我是絕對不會犯同樣錯誤的!魅的他兩手橫抱在前,一副有成竹的模樣。

  “你——”莫莉皺起眉頭,泛起了一臉的憂慮。

  白洛可強忍著笑意,他這一次是鐵了心要好好地懲罰她,要讓她放下所有防備的面具,棄甲歸降。

  他暗忖,多少女人夢寐以求地想要走進這棟富麗堂皇的公寓,只有莫莉,她是惟一視這里如陷阱般的女人。是的!她是他惟一的、也是最后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讓他心慌意、害怕失去。他愿意和她分享一切,包括生命。他篤定地想著。

  白洛可大步地走在莫莉身前,帶領著她來到寬廣的客廳。

  “坐下來!”他指著沙發的一個角落,命令式地說。

  莫莉依言坐下,才發現這沙發大得有點離譜,她嬌小的身體幾乎全部要陷了進去,莫莉急忙又往前挪動,拉了拉裙擺,只坐在沙發三分之一的邊沿上。在白洛可的眼底,她好像又是一副要逃之天天的姿態。

  “你為什么老是要逃走?難道你就不能認真地面對感情、面對問題?難道你就不能相信我嗎?”白洛可居高臨下地問著莫莉。

  莫莉賭氣地反應:“相信你?你自己是不是沒有照過鏡子?而且我沒有逃!我根本不喜歡逃!”

  白洛可轉身,從桌下拿出了一只黑色的涼鞋“砰”的一聲,大刺刺地擺在莫莉眼前。是她前天在逃生間的樓梯遺落的鞋子。

  “這是什么?你要是沒有逃,為什么會如此匆忙地丟了鞋子?”

  “我…我…我的腳小,鞋子太松了,時常會…會掉的!蹦蚶щy地解釋著。

  “好!那么以后就訂做好了!

  聽他的口吻好像并不想再討論鞋子的問題,莫莉不松了一口氣。

  “那么你說,你為什么要離開奧斯?”想不到白洛可拋來了更難啟齒的問題。

  “我…我是因為…因為凱平,我和他…”

  “根據我的觀察,凱平并沒有和你在一起,這個理由根本就不能成立。我還懷疑,我第一次看到凱平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安排了一場戲?好讓我對你死心,對不對?”白洛可終于將他在職場上的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我沒有!那時候我是真的真的——”

  “真的什么?”

  “真的想要離開你,離開奧斯汀,離開在那里的一切紛紛擾擾!蹦蛱鹣掳,這幾句話她說得堅定,一點都沒有隱瞞。

  “你這個蠢女人,凱平都對我說了。你寧愿一個人面對,也不愿意跟我商量,天大的事情,我都可以替你解決的!

  “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會覺得有負擔!白洛可,你為我做的夠多了,多得我的心都快承受不住了!

  白洛可看著她痛苦的表情,心里尖銳地刺痛著,他用盡全心全意呵護備至的女人,竟然將他的心意看成是一種負擔!

  他深深地了一口氣,按捺住想要爆發的情緒。

  “莫莉,我知道你為什么要離開。我姐姐黛思找過你、威脅過你,是不是?你真傻,真心相愛的人怎么能夠因為一點困難就放棄了?這樣子,如何讓愛再繼續?黛思她是個可憐的女人,她是個失敗的子,我很同情她,所以我不怪她。說到威脅,她近來為漢強花盡了積蓄,還動用到自己的信托基金,如果沒有我替她收拾殘局,她和漢強在奧斯汀就要站不住腳了。你說,這種情勢,黛思怎會還有能耐來威脅你?”

  白洛可不停來回地走動,說完最后一句話后,旋即轉身直視著莫莉“莫莉,你太小看我了!”

  莫莉的臉色蒼白,開著口,言又止,委屈的淚水已經開始淌了下來。

  “漢強和莫蘭是一對被現實摧毀的情人,他們都無能為力,你又能如何?大成和莫蘭的未來,你又憑什么自以為能夠替他們左右,還妄想要做個保護者?你為什么不多想想你自己?你的感情、你的需要,你到底愿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心——”白洛可咄咄人。

  莫莉心里涌上一股。她不說話,白洛可以為她心里還在躊躇不定。

  “你離開了以后我才知道,我一直以為擁有自己全部,可是我如果真的失去你,我可能就一無所有了!莫莉,難道你體會不到我對你的心嗎?難道你連承認自己感情的勇氣都沒有嗎?”

  莫莉還是沒有答話。

  “你是我見過最差勁的犯人,犯了罪,卻膽小的不敢承認,連為自己辯白的勇氣也沒有!

  莫莉有種無所遁形的難堪。

  “我不是犯人,我沒有做錯什么!”她無力地反駁。

  “有,你有罪!是對你自己的感情不能坦白的罪!

  白洛可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紙,四周的空氣凝窒,有一種感情就要決堤的前兆。

  他看著紙張念著:“洛可,紐約的冬天很冷,細讀你的詩句,感覺就好像和你倚偎在隆冬里的壁爐邊,如此的溫暖。

  “我知道,遇見了你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我再也不能將自己的情緒控制自如了——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才能結束我的孤獨——第一次,在我的生命里,我感受到了愛情,洛可,我想見你,我想觸摸你,我想蜷伏在你的懷抱里,就算墮落我也無所謂了。洛可,我想我是愛上你了!

  “那是什么?”莫莉懷疑地看著白洛可手上的紙張。很熟悉,而且他好像還竄改了不少地方,可是她不能理解,他怎么會有這封信?才沉思了一會兒,想到了凱平,一切都恍然大悟。

  “這是你愛的告白,別否認!”白洛可一臉得意洋洋地表情。

  “我有寫得這么麻嗎?”

  “怎么沒有?想不到你也是很有潛力的,就缺乏有人來啟發!

  “那個人是你嗎?”

  “我想你沒有選擇的余地,我們是應該要在一起的!彼缘赖卣f。

  幾秒鐘的沉默后,他們倆相視而笑,一種沐浴在愛情里的眼神,在向彼此投誠。

  白洛可慢慢地靠近莫莉,他坐在她的身邊,兩手小心翼翼地捧著她的臉頰,他驚見她一張光潔美麗的容顏,連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也好像有著一片凈化的世界。

  莫莉看著白洛可的臉,如同雕刻般的完美,她不敢再看了,再看一眼恐怕連自己是誰都要忘了。她趕緊伸出雙手,緊緊環抱著他寬闊厚實的,埋在他的懷里低泣。

  “你是對的!洛可,我是個膽小表,幸福就在我的眼前,我卻連抓住它的勇氣都沒有!彼J罪了。

  “沒有關系,我不是抓住你了嗎?”白洛可修長的手溫柔地上下撫著她柔順的長發,一絲絲、一縷縷都如此順服,連她的身體擁抱起來都能感覺到如此的酣美神醉。

  白洛可推開了還兀自蒙沉醉的莫莉,從長的口袋里揣出一個藍絨盒子,他捧在手心里,在莫莉眼前打開了它。

  一枚心形的鉆戒霍地出現在莫莉的眼前,那鉆石耀眼的光芒,照得莫莉張不開眼睛。

  一陣屏息,心跳都停止了,連空氣都凝結了。

  “洛可——”莫莉感動的聲音全哽在喉嚨里。

  “那一天,我從紐約回到奧斯汀,就計劃要向你求婚,只是你這個蠢女人打了我所有的計劃?墒沁@個戒指我還是一直帶在身上。凱平用e-mail告訴我一切,可是他傳到了紐約的辦公室,那里的e-mail都是我的助手在處理。我在奧斯汀辦完漢強的事后,回到紐約才知道。我不想驚動你,我想用你的方式追回你,我還讀了好多無聊的書,想要多了解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第一次這么的小心籌劃,就怕一見到你就什么都失控了!

  “洛可,我雖然離開了你,可是我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

  一篇小小的、歡喜的樂章又悄悄地奏起,從白洛可見到莫莉的第一眼起,這樂章就不斷地在心中反復演奏,他不斷地在追隨這個節奏,此時他的心情就如同水池里騰鼓舞的水柱,一直一直向天際攀升。

  “你的心不會說謊,讓我替你戴上它,永遠和我在一起!

  他們緊緊擁抱著彼此,白洛可為了克制自己的望,只好不斷收緊手臂的力量。

  “洛可,記得我離開奧斯汀的前一夜嗎?我是真的想給你的,你不要笑我,連女人也有想要墮落的渴望——”

  白洛可笑著看她漲紅的臉“那么是時候了嗎?”

  莫莉點了點頭。

  “莫莉,我要讓你知道,如果你還未曾體驗過最深刻的親密關系,那么就錯失了相愛中的人,最美的喜悅——”

  “白洛可,這個時候你不必再說服我了——”

  …**…

  許久、許久以后,莫莉被灑了一地的月光給喚醒。她從來不知道月光也可以如此的耀眼。

  她翻過身,看著luo身的白洛可,他的身體堅硬厚實、有著光滑的肌膚,糾結的肌,起起伏伏地輕喚著她想要觸摸的望。

  他收起了張牙舞爪般強者的姿態后,竟然有著男孩般無的睡姿。他的一只手臂還霸氣地環著她纖細的,莫莉小心地抬起他的手臂,他抗議似的翻了個身,緊緊地將她藏在他的前,他的下頜還靠著莫莉的頭頂,幾乎要讓她窒息了。

  莫莉想要掙脫開來,可是又不想吵醒他,只好用太空漫步的方式,一點一點地停格,一寸又一寸地移動著身體。

  “你不要動好不好?連睡覺也這么不安分!”白洛可的眼睛還是閉著的,臉上卻已經出現了不耐。

  “我…我不習慣嘛!這樣子我睡不著!蹦蛉滩蛔】棺h了。

  “哦——”白洛可張開了惺忪的睡眼,也不顧全身赤luo,坐起身直地看著莫莉。

  莫莉被他看得面紅耳赤,又看到他身體的某個部位,急忙轉身想要離開。

  白洛可一把抓住她的,她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直撲倒在碩大的沿,白洛可抱住她的身子,輕易地就將她抓到了身邊。

  “你睡不著,就表示你還不累,我有方法可以讓你睡著的!卑茁蹇稍谒亩呁職,他趴在莫莉的背上,兩人的身體間幾乎找不到任何空隙。

  莫莉只覺得背后一片熱燙,她蒙蒙地又陷入了**的海洋中,載浮載沉的…

  白洛可親吻著她的背脊,還不時地從她的背后傳來極輕微的嘆息聲,她斷斷續續地呻,一切都發生得如此自然,這一場又一場的情,好像全出自于夢境一般。她的血管不斷地擴張,呼吸急促得好像得不到足夠的氧氣。

  白洛可不但是個出色的男人,連這方面也如此地出色。她猛地呼喊了出來,伴著緩緩下的淚珠。

  “莫莉…莫莉…我愛你!卑茁蹇刹粩嗟剌p喚著她,她累得無法回應,回答他的是深深的鼻息和沉沉的倦意。

  白洛可終于相信了莫莉的愛情觀,是一種全心全意的投入,像信仰一樣地為它贊美,為它感激而膜拜,當他心靈的最深處被打動的時候,仿佛可以感覺到兩個人的血在彼此的體內竄。這是他們的第一夜,彼此都給了對方一生惟一一次的承諾。

  莫莉也明白了,原來幸福不是求來的,它就在你的身邊,只要學習抓住它的方法,幸福就會永遠在你的眼前。

  天,就快要亮了
( ← ) 上一章   想愛你就愛你   下一章 ( 沒有了 )
都是諾貝爾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憐流云從不說愛我姊弟戀成癡雕琢愛人時有纏綿嬌艷芙蓉淘氣公主我愛私生女夫君難侍候
免費小說《想愛你就愛你》是由作者羽柔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想愛你就愛你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想愛你就愛你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临沂股票配资的利息 医药股票有哪些 蜗行牛步打一生肖 股票是根据什么上涨 金来源配资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彩票平台排名前十官网 萧山在线配资门户 11选5计划软件手机版